無敵神醫闖花都顧銘王艷是主角的小說免費在線閱讀

無敵神醫闖花都

時間:作者:君莫哭來源:KX

無敵神醫闖花都又名無敵神醫闖花都是主角顧銘王艷免費在線閱讀,無敵神醫闖花都全文免費閱讀是作者君莫哭寫的一本講述顧銘王艷故事的小說:房產銷售員顧銘得先天神珠,會透視、懂治病、有神通,開始逆襲人生。...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無敵神醫闖花都》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天降鴻運

“經理,我們這樣遲早會被發現的!這要是被發現,你可就慘了。”

“我知道,所以我們才要小心,不能被任何人發現,懂嗎?”

“我明白!”

顧銘:“……”

顧銘的心頓時提到嗓子來了,他這是偷聽到別人的小秘密了!

聽聲音,他判斷出,男子是公司銷售部經理張勇,女的是美女銷售員王艷。

已婚經理和已婚女同事?

這八卦可夠勁爆的,光是想,他就感覺有一股熱血往頭上涌,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還想聽,聽更加勁爆的消息,可是他不敢。

張勇是他的頂頭上司,這要是被張勇知道他在偷聽,福禍難料。

想走,但他發現腿不聽他使喚,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里面,因為此刻,談話結束的二人忍不住的親熱起來。

他看得入迷,沒注意,碰到旁邊紙箱。

紙箱子落地,聲音響亮,驚嚇到二人。

“誰?”張勇喝道。

顧銘頓感頭皮發麻,他這是作死啊,本能的反應就是逃。

他扭頭就跑,壓根沒有注意身后不遠處擺放著一把瘸了一腿的椅子。

他被椅子絆倒,身子結結實實摔在地上,額頭砸到一塊不知道誰放在雜物室的綠色石頭上。

頭破,血流,頭暈目眩。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那塊綠色石頭居然如同海綿一樣吸收著顧銘流出來的鮮血。

這一幕顧銘看不到,但是他能夠感受到他體內的鮮血在大量流失,整個人陷入虛脫之中。

就在他覺得他快死的時候,綠色石頭裂開,一顆綠珠射入他的眉心。

不疼,沒有任何疼痛感,他仿佛能夠看到綠珠在他眉心處轉動。

緊接著,一道吸引力傳出,把他的身體拉入一個特殊空間,無數信息傳入他的腦海。

先天神珠、內部空間、六大神通,一道又一道信息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

雜物室,張勇站在顧銘消失的地方,大惑不解。

剛才,他發現有人,然后看到有人跌倒,他肯定人就跌倒在這里。

可是,就他彎腰撿褲子那一會,人居然消失了,要不是地上有一塊被砸碎的石頭,他都懷疑剛才他是不是看花了眼。

王艷整理好連衣裙,小跑過來道:“別找了,我們快走吧!只要沒被現場抓住,我們死不承認就是了。”

“行吧!”

張勇不甘心的點了一下頭,暗中發誓,一定要揪出那不知死活的小子。

兩人離去,十分鐘不到,顧銘出現在雜物室。

站在原地,顧銘眉頭緊鎖,先天神珠是神物不假,可是歷經無數歲月,靈氣早已十不存一,剛才為了救他性命,初步改造他的身體,更是差點耗盡靈氣,想要指望先天神珠逆天改命,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

不過,先天神珠的出現也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至少他現在可以利用先天神珠的第一個神通賺錢,保障母親的醫療費用。

心中產生這樣的想法,顧銘急沖沖的離開。

“哎呀!”

一個不注意,他在走廊過拐角的時候撞到了人,也虧得他現在的身體已經被先天神珠初步改造過,身手敏捷,這才堪堪把被他撞倒的女子給接住。

香氣撲鼻,心曠神怡,顧銘陶醉的同時,打量著這位差點被他撞倒的美人。

皮膚白嫩,散發著迷人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明亮有神。

淡淡的秀眉,似一縷輕煙,小巧的紅唇,此刻微張,顯然還沒有從驚魂一刻中回過神來。

上面穿著一件淺藍色深V短袖衫,從顧銘的角度看過去,正好可以看見里面的黑色內衣和迷人溝壑。

下面穿著一條緊身裙,勾勒出她迷人的曲線,修長勻稱的美腿上沒有絲襪,穿著一雙水晶涼鞋。

此刻,因為是仰著身子,緊身裙有點走形,雪白大腿露出,格外誘人。

顧銘認出來了,這是他的美女同事方雪,同時也是公司的金牌銷售員,深得董事長器重,不是他這種渣渣銷售員可以比擬的。

把方雪扶正,顧銘歉意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沒有傷到你吧?”

方雪回過神來,瞪了顧銘一眼道:“下次走路注意點。”

“一定!一定!”

顧銘把剛才掉落在地上的文件撿起來遞給方雪。方雪沒有感謝,接過文件急沖沖的離去。

看著方雪離去的背影,顧銘想了一下,做出決定,他要在方雪身上試一下他新得到的神通。

凝神靜氣,慧眼自開,方雪身上的衣物正在一點點消失。

黑色內衣,粉紅色……

身上只有這兩樣東西的方雪無疑更加誘人,但他必須保持鎮定,唯有如此,慧眼才會開啟,想東想西,慧眼立馬關閉。

慧眼繼續,方雪身上僅有的衣物也消失,后背迷人的風景全部呈現在他眼前。

他的呼吸開始加重,一團熱火在他腹中燃燒起來,不吐不快。

“透視,慧眼的透視功能是真的。”

欣喜的同時,顧銘沒有忘記他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查看方雪最近一段時間的氣運。

一道黑色氣流出現在方雪頭頂,顧銘大驚失色,這是有厄運降臨的征兆。!

顧銘急忙呼道:“方雪,等一下!”

方雪腳步一頓,轉身疑惑道:“有事?”

顧銘上前,嚴肅道:“我沒事,但你有事,還是大事,影響你終生的大事。”

方雪笑了,如綻放的玫瑰一般迷人,輕笑道:“那我到想知道,什么大事能影響我一生。”

 

第2章 彩票店風波

“你印堂發黑,最近怕是有禍事臨頭!”顧銘悲天憫人道。

撲哧!

方雪笑噴道:“那接下來我是不是應該問,大師,可有化解之法?”

顧銘皺著眉頭道:“方雪,我跟你說正事,你當我跟你開玩笑?”

“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嗎?”

“不是!”

“好吧!我覺得你是。”

“都什么年代了,你覺得我會信這個?下次找女人搭訕的時候,別用這樣LOW的借口,否則別人會當你是神經病。”

說完,方雪抱著文件夾,扭著豐臀,邁著小碎步,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

顧銘傻眼了,方雪居然不信,還以為他是過來找他搭訕的,簡直……

顧銘嘆了一口氣,不信,那他就沒有辦法了,這是方雪自己的選擇,他已經盡力。

離開了公司,顧銘來到一家彩票店。

老板是一位少婦,約莫三十出頭,皮膚白皙,穿著白色圓領T桖,發育良好的團子把T桖撐了起來,格外誘人。一條緊身牛仔褲,臀型被勾勒出來,異常豐滿,格外養眼。

長得也不錯,頭發是時尚的深棕色大波浪,隨意披在腦后,更添熟~女風情。

顧銘進店的時候,正有幾名男子纏著女老板說話,看到顧銘,女老板借機遁走,上前熱情招呼道:“帥哥,想玩點什么?我這里不僅有彩票,還有時時彩,要不要玩玩?”

“有刮刮獎嗎?”顧銘問道。

先天神珠可沒有預言未來的功能,他只能把目光放在刮刮樂上。

“這肯定有!”

其實不需要女老板回答,他已經看到了,看到店中正有一位男子坐在桌邊刮獎。

顧銘上前觀看。

凝神靜氣,慧眼開啟,如先前看方雪時一樣,刮刮獎圖案上的覆蓋物快速消失。

沒中!

顧銘比正在刮獎的男子還要先一步知曉這張刮刮獎的結果。

幾秒鐘后,結果揭曉,男子嘆息道:“又沒中!”

美女老板鼓勵道:“別泄氣,這才刮十幾張,再多刮幾張,肯定能中大獎。”

顧銘:“……”

顧銘朝著美女老板微笑說:“把你這里最貴的刮刮獎都拿出來,我試試手氣。”

都拿出來?

女老板愣了一下,這是遇到大客戶的節奏了嗎?

美女老板小跑過去,把所有一百的刮刮獎都拿了過來,足足有厚厚一疊,招待這位難得一見的“大客戶”。

不僅如此,她還端來一把椅子放在顧銘身后,殷勤的說:“帥哥,站著多累,快坐下。”

顧銘是受寵若驚,他第一次享受這樣的待遇,想著不能辜負美女老板的美意,也就坐了下來。

令他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女老板居然在后面給他按摩起了肩膀。

看到這一幕,那些在店里等待開獎的人是羨慕不已,可是看到王昊桌前擺著刮刮獎,他們嘆了口氣。

這可不是一般人敢玩的,他們自認為沒有那樣的魄力,還是安心玩他們的小彩票,把享受艷福的機會讓給別人。

王波嫉妒的看著這一幕。

對于彩票店的美女老板娘,他一直喜歡的不得了,可是奈何家有母老虎,讓他不敢亂來,要不是害怕母老虎發飆,說什么都不會把這樣的好事讓給一位毛頭小子。

顧銘一邊享受美女老板的按摩,一邊閱讀者刮刮獎的中獎規則,等到他覺得爛熟于心之后,才凝神靜氣,開啟慧眼。

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效率,降低靈氣消耗。

但盡管如此,效率依然不高。

刮刮獎的圖案實在太多了,稍不注意就可能錯過大獎,他必須仔細認真。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大客戶”依然不見動作,女老板納悶了,心想,難道是我的服務不到位?

顯然不是,她有些著急,怕她看走了眼,出了大丑。

這種感覺不止女老板一個人有,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感覺,心想,這位小哥不會冒牌的大客戶吧!

王波的眼前一亮,這不是他博取美女老板好感,借機親近美女老板的大好機會嗎?

他沒有冒然行動,密切關注事情進展,想看看顧銘究竟是不是冒牌的大客戶。

十分鐘過去,美女老板最不希望的事情發生了,“大客戶”遞給她一張百元大鈔。

“這……”

女老板苦笑道:“你就買一張。!”

“哈哈哈。!”

彩票店里傳出哄笑聲,顯然是在嘲笑美女老板偷雞不成蝕把米,她瞬間紅了臉。

時機成熟,王波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上前,義憤填膺道:“柳老板,這小子太氣人了,居然拿你尋開心,只要你點頭,我立馬找人來收拾這小子。”

“這……算了吧!一場誤會。”女老板搖頭,不想多生是非。

王波不甘心,指著顧銘鼻子道:“馬上給柳老板道歉,然后滾出去,以后要是再敢來這里騷擾柳老板,我見你一次收拾你一次。”

顧銘眉頭皺起。

他不傻,眼睛明亮著,一眼就看出男子是想在美女老板面前充能干,博取美女老板的好感,俗稱泡妞。

別人泡妞不干他的事,但想通過踩他來泡妞肯定不行。

顧銘挖坑道:“你說我騷擾女老板,那我問你,買刮刮獎的目的是什么?”

“這有關系嗎?”

“有!”

“我覺得沒有!”

“無論你怎么狡辯,都無法改變你裝大尾巴狼,博人眼球,讓柳老板對你區別對待這件事。”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然后我告訴你它們有什么關系。”顧銘不懷好意道。

“行,我告訴你,買刮刮獎的目的只有一個,中獎。”

顧銘接話道:“既然你知道是中獎,為何說我騷擾女老板?”

不給王波說話的機會,顧銘接著道:“中獎,靠的不是刮獎的數量,而是感覺,我感覺這張彩票能夠中獎,所以我就買它,其它刮刮獎我沒有感覺,不買,這有問題嗎?”

“你這是強詞奪理!”王波氣急敗壞道。

“NO、NO、NO,我從來都是以理服人。”

顧銘想了一下道:“這樣,給你一個機會,我們打個賭,就賭我這張彩票能不能中獎,要是能中,你把我這些感覺不好的刮刮獎買下來,要是我沒有中,那我繼續,一直刮到出大獎為止,怎么樣?”

彩票店瞬間沸騰,美女老板也被顧銘的大手筆震驚到,這是要往大了玩。!

 

第3章 十萬大獎

“什么獎才算大獎?”王波謹慎道。

“至少上萬吧!”顧銘隨口道。

“那我是不是可以這樣認為,認為你這張刮刮獎只有開出上萬元的獎金你才算贏?”

“可以!”

王波心動了。

刮出上萬的大獎,哪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有些人玩了一輩子的刮刮獎都沒有刮出過這樣的獎。

只要顧銘的運氣足夠衰,刮到傾家蕩產都可能刮不出一萬的大獎。

美女老板最后具體能賺多少他現在不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一旦他答應,美女老板今天會大賺特賺,到時候,別說對他另眼相看,以身相許都有可能。

想到以后可以摟著美女老板豐滿的嬌軀,享受美女老板的殷勤服務,王波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迫不及待道:“這個賭我賭了,你馬上刮!”

哎!

嘆息聲四起,他們都覺得顧銘年輕氣盛,連這種必輸的賭局也敢去賭。

顧銘開始刮獎,雖然不看好他能贏,但還是有不少人上去圍觀。

王波沒去,站在一旁不屑道:“小子,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不會中大獎的,你就等著大出血吧!”

說完,王波又朝著美女老板擠眉弄眼道:“柳老板,你覺得我說得對嗎?哈哈哈。!”

王波開懷大笑起來。

就在這時,圍觀的人群中傳來驚呼聲。

“中了,中了,真中了,大獎!”

“十萬!這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吧!一張刮刮獎就刮出一個三等獎十萬來。”

“什么?”

王波的笑聲戛然而止,如那學公雞打鳴的母雞,無論怎么張嘴,都發出那嘹亮的聲音。

旁邊人幸災樂禍的看著王波。

一萬多,不多,但是王家卻有母老虎,花這么多錢賣刮刮獎,中了還好,沒中獎夠王波喝一壺的。

王波不信顧銘能中大獎,擠進人群中,看到顧銘刮開的刮刮獎后,難以置信道:“這怎么可能?”

王波愣在當場,如喪考妣!

“小伙子,你這感覺可以!還真讓你感覺出了一個大獎來。”

“運氣!運氣!主要是老板的刮刮獎好,以后大家可以多到這里來玩,肯定會再次刮出大獎來的。”

熱鬧了好幾分鐘,彩票店才安靜下來,不過彩票店刮出十萬大獎的消息卻傳開了。不少附近的人聞訊趕來,不是看熱鬧,而是要玩刮刮獎。

買彩票的人其實挺迷信的,哪里有大獎出他們就喜歡去哪個彩票店玩。

有人也想學顧銘玩一百的,但得知桌上那些一百的都是顧銘感覺不好的,都不愿意玩。

今天,顧銘是幸運兒,他說話,有譜!他們深信不疑。

沒事,有接盤俠。

顧銘指著桌上的刮刮獎道:“大獎我已經開出來,你是不是應該如約把這些我感覺不好的刮刮獎買下來?”

王波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他也是買彩票的,他也迷信,幸運兒不看好的刮刮獎,講真的,他也覺得中獎的概率不高。

但是,那么多人看著,他今天不買以后還有臉在這里混嗎?

“我買,我買還不行嘛!”王波哭喪著一張老臉道,他這是典型的偷雞不成蝕把米。

“哈哈哈。!”

哄笑四起,還有人打趣道:“老王,別泄氣,相信自己,你可以的,要知道你可是隔壁老王。”

又是笑聲一片。

王波付錢,拿著他買來的一堆刮刮獎去一旁刮去,圍觀的人不少,不時聽到有人說:“哦豁,又是一張沒中的。”

同時,還有人感慨道:“不愧是今天的幸運兒,感覺就是準。”

美女老板走到顧銘身旁,忍不住問道:“你真是感覺出來的?”

“不然呢?”

“我感覺你是看出來的,我剛看你看得很認真的。”

顧銘直接噴了女老板一臉,這感覺也太準了吧!

“對不起!對不起!”

顧銘抽出一張紙巾,擦拭女老板漂亮的臉蛋。

女老板臉紅了,她已經很久沒有被男人摸過臉,雖然這嚴格意義來講并不能算作摸臉。

今天雖然沒有在顧銘身上賺到錢,但顧銘卻幫她賣出去了一百多張百元刮刮獎,不僅如此,還無償替她彩票店做宣揚,比之王波別有目的的替她出頭,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好感憑生,女老板輕語道:“你叫什么?”

“顧銘!”

“我叫柳秀眉,你要是不嫌棄,可我叫我一聲姐姐。”

“不嫌棄!”

顧銘拉關系道:“姐,我給你說,有些話可不能亂說,容易造成誤會,萬一別人相信了,把我當成怪物怎么辦?把我關進實驗室研究怎么辦?慎言,慎言。”

“沒這么嚴重吧?”柳秀眉覺得顧銘想太多。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小心一點準沒有錯。”顧銘心虛道。

“行,以后我不亂說了。”

“這就對了嘛。”顧銘心安道。

柳秀眉捂嘴輕笑,撇了一眼王波,問:“他那些刮刮獎真開不出獎嗎?”

“小獎肯定有,大獎誰知道。”

顧銘告辭道:“姐,那個,我要去兌獎金,就不跟你多說了,有空我請你吃飯。”

“行!你忙吧。”

顧銘離開彩票店,奢侈的乘坐出租車趕往大獎兌換點。

獎金十萬,到手八萬,顧銘知足了,趕緊用手機轉了六萬給他哥顧杰,讓顧杰辦理轉院手續,把母親弄到省城最好的醫院去。

與此同時,顧銘發現神珠靈氣告急,支撐不了多久的慧眼,立馬前往玉石交易市場。

玉石中含有大量靈氣,乃是補充先天神珠靈氣的最好選擇。

……

清源縣醫院,顧杰正想去辦理轉院手續的時候,一大波親戚朋友來到醫院探望生病住院的顧母。

顧母剛剛用藥,睡了過去,顧杰大致介紹病情后,有人挑起了顧家兄弟的刺。

“我都不知道怎么說你們哥倆,母親病得這么重,還不送到市醫院去,要是換成我生病住院,我家小偉啊,早就把我送到市醫院,找最好的大夫給我治病了,哪會讓我在這里受這份罪。”

“以前吧!我當著三妹的面說你們家顧銘不如我家小偉,她還不高興,說什么顧銘是大學生,大學生怎么了?還不是賺不到錢,他這就是不如我家小偉!”

說話的人是顧銘二姨,崔月掛,兒子周偉,這些年地產火爆,周偉賣建材賺了不少的錢,在鄉下蓋起了洋樓,買起了轎車,她是逢人就夸他兒子,同時不忘貶低一下顧銘這位村里唯一的大學生。

 

第4章 補充能量

不給顧杰說話的機會,崔月掛接著道:“小杰,你別覺得二姨說話難聽,二姨這個人就是喜歡說實話。不過你也放心,指望不了顧銘,還能指望我們家小偉,來之前小偉說了,差多少錢,你們盡管開口,他二話不說都會借你們,還不會收你們一分錢的利息。”

顧杰道:“小偉哥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不過我們家不差錢,所以沒有必要找他借錢。”

“不差錢?”

崔月掛輕笑道:“小杰,你們哥倆這是準備打腫臉充胖子嗎?”

立馬有親戚朋友勸道:“小杰,我知道月掛的話有點傷你和小銘的自尊心,但是她也沒有惡意,你們哥倆千萬別意氣用事,誤了你母親的病。”

“是!現在這年頭借錢多難,小偉愿意借錢給你們哥倆,受點委屈怎么了?開個口就那么難,那么丟面子嗎?”

顧杰苦笑道:“你們誤會了,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們家真不缺錢。”

“不缺錢還在縣醫院看?誰信?”崔月掛哼道。

顧杰道:“如果你們不來的話,我想我現在已經辦理完出院手續,在前往省城的路上。”

“什么?你要把你媽送到省城去?”崔月掛驚呼道,臉上充滿震驚,要知道那可是省城,花費驚人。

“沒錯!”

顧杰點頭道:“小杰說省城的醫院才是蜀省最好的醫院,要送就把母親送到最好的醫院去,如果蜀省的醫院都不行,他準備把母親接到申海市去,那里有華國最好的醫院。”

崔月掛哼道:“大話人人都會說,他有那個錢嗎?”

“小銘剛打了六萬回來,說等幾天再打十萬回來,讓我不夠就給他打電話,應該不缺這個錢。”

“真的?”崔月掛不信,不信顧銘現在這么有錢。

“剛打的六萬,短信還在,二姨要不要看看?”這句話說完,顧杰只覺剛才的郁氣全消。

顧銘有本事了,能賺大錢了,他這個當哥哥的也是臉上有光。

“我看看!”大伯說話了。

顧杰把手機拿給大伯,大伯看過后,驚訝道:“還真是六萬,剛打的。”

眾皆動容,紛紛詢問顧杰,問顧銘怎么賺的這么多錢。

顧杰把顧銘的話轉告給了這些人,說他在外面找到一條致富的財路,一個月賺幾百萬沒有問題。

這一下,親戚朋友不淡定了。

幾百萬,他們一輩子也賺不到這么多錢!紛紛夸顧銘有本事,不愧是大學生,腦子好使。

不僅如此,他們還積極起來,幫忙顧杰辦理轉院事宜。

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別看崔月掛說話難聽,喜歡打擊人,但別人家是真能幫忙,一般家庭可說不出盡管開口那樣的話。

周偉一年賺幾十萬已經令他們羨慕了,顧銘一年賺幾千萬,除了仰慕,還必須抱住顧銘大腿,畢竟顧銘現在拔根汗毛都比他們的大腿粗。

崔月掛的臉色有些不好,好不容兒子周偉把顧銘給比下去,成為人人羨慕的對象,居然又被超越,她真不甘心,發誓,一定要讓周偉再壓顧銘一頭,成為親戚朋友眼中的焦點。

……

玉石交易市場,顧銘臉上有些不好看。

玉很多,但價格不菲,憑他身上剩下的那兩萬,買不了多少玉,更別說補充多少靈氣。

無奈之下,他只能把目光放在雕刻玉制品殘留的玉渣上。

玉越碎,靈氣流失越嚴重,但是靈氣還是有的,不會全部流失。

顧銘找到玉器加工廠,本以為可以低價買到玉渣,卻沒有想到,連玉渣都有人要買,說什么可以用高壓和膠水弄成新玉,依然可以做首飾。

同時,經理還告訴他說什么他們有長期生意伙伴,不外賣。

他可不信什么長期合作,這明顯是價格不到位嘛,立馬加價,經理立刻屁顛屁顛的把玉渣賣給了他。

最低檔次的玉渣,一百八一公斤,稍微高一個檔次的,價錢是成倍的往上提,變成了六百八一公斤。

再高品質的玉渣就沒有了,經理告訴顧銘,他們這個工廠壓根沒有資金去采購高端翡翠來雕刻,沒有雕刻,廢渣無從談起。

顧銘沒有在意,這兩樣加起來,總價超過一萬四,就算有更高品質的玉渣他也沒有錢買。

幾十公斤玉渣,提在手中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這還僅僅是初級改造,顧銘都不敢想終極改造后會如何,會不會變成電影里面的超級英雄。

離開工廠,顧銘準備找個無人的地方,把玉渣放入小天地供神珠吸收,但沒有走多久,就聽到有人喊:“前面那小子,給我站住。”

顧銘回頭,看到兩名男子開著一輛三輪車在后面追趕他,疑惑道:“有事?”

“你手里拿的什么東西?”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指著顧銘提著的口袋道。

“這跟你們有關系嗎?”

矮個男子道:“哥,跟這小子廢什么話?趙經理說的肯定就是這小子,他手中袋子里面裝的肯定是玉渣。”

矮個男子咬牙切齒道:“好小子,膽子不小!連我們哥倆的玉渣都敢搶,活得不耐煩了是吧?”

“這玉渣是我花錢買的。”

“買的那也是我們哥倆的。”

矮個男子氣焰洶洶道:“你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們哥倆包攬了這片區所有的玉渣,你小子居然敢到我們哥倆的地盤嚼食,今天不給你一點厲害瞧瞧,你不知道馬王爺有幾只眼。”

三輪車停下,兩人從三輪車上下來,氣勢洶洶的走向顧銘。

顧銘明白了,他這是遇到欺行霸市的惡勢力。

玉渣現在對他至關重要,不容有失,注定他不會妥協退讓,那就只能會會這些行業的霸凌者,試一試神珠改造后的身體有多強。

兩名男子還不知道顧銘把他們當成了試驗品,一往無前的走了過來。

高瘦男子見顧銘居然不害怕,微微有些驚訝,暗想是不是遇到硬茬子了。

有心再說兩句,探探底,但是他那暴脾氣弟弟已經動手,直接去搶別人手中的口袋。

見狀,他也準備上去幫忙。

但,就在這時,顧銘動手了,連口袋都懶得放下,直接一腳踢出。

。!

矮個男子發出一聲慘叫,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一個不注意,跌倒,在地上翻滾一圈,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高瘦男子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第5章 方雪遇難

硬茬子,絕對的硬茬子,高瘦男子頓感頭皮發麻,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他懂,立馬后退。

看到這一幕,顧銘有些掃興,畢竟剛才他只踢了一腳,其他什么都沒有干。

不過,他也不想繼續動手,只是見兩人有逃跑的跡象時,皺著眉頭道:“就這樣走了?”

“那個,剛才打擾了,對不起,現在我們就滾。”高瘦男子認慫道。

“我說過讓你們走了嗎?”

“你……你想干什么?”高瘦男子結巴道,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過來!我有話問你們。”顧銘喝道。

兩人硬著頭皮走了過來,膽顫心驚的看著顧銘。

顧銘瞄了一眼三輪車,見上面有不少袋子,問道:“那里面都是玉渣?”

“是!”

“好東西!賣給我怎么樣?”

“你愿意出多少錢?”他已經做好大出血的準備。

顧銘把剛才的價格說了一下,高瘦男子心動了,這價格比他們收購時給的價格高出不少,他們有賺頭,愿意出售。

總共五萬,顧銘身上哪有那么多錢,說:“打個欠條,過兩天給你們。”

“?”

高瘦男子難以接受道:“小哥,我們這是小本買賣,概不賒欠。”

“滾蛋,你們這是無本買賣,剛才你們還想搶我的玉渣呢,你們要是不同意賒賬,那我馬上報警,看警察怎么收拾你們。”

兩人嚇得不敢開腔,默認了賒賬的事實。

五萬玉渣,不能滿足顧銘的胃口,這玩意他不嫌多。

顧銘問道:“還有嗎?”

“沒!沒有!”高瘦男子立馬道。

“我要聽實話。”顧銘黑著臉道。

“家里還有一點,不多。”

“不多我也要,快帶我回家。”

高瘦男子哀求道:“哥,你是我哥,給我們一條活路行嗎?”

顧銘安慰道:“放心吧!不會賴你們賬的,你們要是不放心,等會我給你們寫張欠條總行了吧!”

“這還行!”

高瘦男子勉強放心。

有欠條,便有憑據,雖說不能保證顧銘一定給他錢,但至少可以去法院告,也夠顧銘喝一壺的。

三人乘坐三輪車離去。

路上,通過攀談,顧銘得知了這兩人的大致情況。

高瘦男子是哥哥,許鵬,矮個男子是弟弟,許海,申海市本地人,家住郊區,平日以收購玉渣為生。

不是自用,而是賣給裝門的玉渣收購廠,他們從中賺取差價。

知道這些信息后,顧銘心思活絡了起來。

收購玉渣這種事情,非常耗時間,他的時間要拿去賺錢,哪能浪費在這個上面。

不過,他沒有提這事,等他有錢了,能給現錢后,不愁他們不把玉渣賣給他。

很快,顧銘來到許家兄弟家,又收獲了價值三萬多的玉渣,心里非常滿意。

大氣的寫了一張九萬的欠條,許家兄弟對顧銘的不滿瞬間降至最低點,邀請顧銘留下吃晚飯。

顧銘婉拒,準備離開,這時,他隱隱約約聽到有女人呼救的聲音傳出。

“什么聲音?”顧銘納悶道。

哥哥許鵬道:“還能什么聲音,搞女人的聲音憋。”

“搞女人是這個聲音?”顧銘一副我見識少,你別騙我的樣子。

許鵬笑道:“這我真沒有騙你,這真是搞女人的聲音,住我們隔壁的是一位變態狂,經常喜歡帶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來,經常喜歡弄出一點響動,剛開始我們還不習慣,現在我們都已經見怪不怪了。再說,別人你情我愿,我們也管不著不是嘛。”

“這倒是!”

顧銘點頭,有心看下稀奇,但想了一下,打消了這個念頭。

靈氣不多,慧眼不能亂開,等以后有錢了,別說看,他那么玩都可以。

這個世界,不缺為了錢什么都愿意做的女人。

東西顧銘沒有讓許家兄弟送,只是讓他們幫他拎到巷子口,等到許家兄弟回家后,趁著路上沒人,趕緊把所有玉渣收到小天地中。

準備離開時,女人哭喊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比先前更加清晰,有些耳熟,好像方雪的聲音。

這一下,顧銘不淡定了,立馬凝神靜氣開啟慧眼,查看他身后這棟民房。

房子里面沒有,院子也沒有,就在顧銘準備放棄的時候,看到一男子拿著什么東西,打開一塊地板,走了進去。

有地下室!

顧銘立刻把目光投向地下室,這一看,嚇了一跳,方雪居然被人五花大綁在地下室,身上的衣服也被別人動過,不用透視眼,就能看到大半團子和迷人的小內。

男人進去,把剛拿在手中的東西往方雪嘴里灌,具體什么東西顧銘不清楚,但顧銘知道,肯定不會是好東西,搞不好是藥,讓女人聽話的藥。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顧銘嘆了一口氣,翻墻進去,搭救方雪。

地下室,方雪俏臉上一片惶恐,努力想把口中的液體吐出去,但她失望了,依然有不少液體沿著她的喉管流進胃里。

一股燥熱生出,身子如螞蟻爬一樣難受,方雪知道了她喝下去的是什么東西,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悔不該早上不聽顧銘的話,否則她就不會一個人陪客戶去看房,也不至于落入歹人的陷阱,被歹人迷暈,落得如此下場。想到她迷人的身體將會被一個無恥的男人給侮辱,她恨不得現在就去死。

男子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他今天可是把壓箱底的好東西拿了出來,想著眼前這位漂亮女子等會會變成索求無度的蕩~婦,他的心忍不住就是一蕩。

他已經很久沒有嘗到過這么漂亮的女人了,不枉他忙活一場。

但,就在這時,地下室突然亮了很多,他回頭一看,大驚失色,居然有人進入地下室。

“你是什么?”

“要你命的人!”

還不等他做出反應,沙包大的拳頭已經出現在他眼前,他只覺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拳解決變態男,顧銘急忙走向方雪,一邊解方雪身上的繩子,一邊關切道:“方雪,方雪,你怎么樣了?”

方雪認出顧銘,扭著她迷人的身體,喘息道:“顧銘,我好難受,抱我,快抱著我,我要,快給我,我要。”

顧銘解開繩索后,摟上方雪的嬌軀,道:“方雪,你忍耐一下,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顧銘抱起方雪,快步離開,但懷里的方雪卻極其的不安份。

《無敵神醫闖花都》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江苏快三走势 货币基金收益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推荐 快乐十分选号技巧口诀 云南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3第2期开奖结果 街机游戏新快三手机版 股票融资公司指哪些 河北11选5技巧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