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于小魚皇甫冀)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于小魚皇甫冀)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

時間: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作者:云中月來源:zsy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主角(于小魚皇甫冀)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是作者云中月寫的一本婚戀生活熱門小說:初遇,生活被他攪得一塌糊涂……再遇,人生被他攪得一塌糊涂……陰差陽錯相遇的兩個人,她撩起他心底的漣漪,他將她視為囊中之物他用一紙婚契鎖她一生的承諾。她以為他們已經融入彼此的骨血之中……卻不想,生死關頭,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另一個女人,而她腹中幼小的生命因此而夭折。于小魚苦笑,全當是凡塵如夢一場,她終于下定決心離開他的牢籠,消失的無影無蹤。五年后,再度相遇。她依舊風輕云淡笑顏如花,只是身側多......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4章 別樣的降溫方式

于小魚給皇甫冀傷口綁好了紗布,長呼一口氣,“包好了!漂亮吧。”

皇甫冀多想問,胸口這個蝴蝶結是干嘛用的!一頭倒在于小魚胸口,嚇的于小魚尖叫一聲,下意識的一用力。

于是乎,皇甫冀的頭咣當的一下磕在了浴缸的邊緣,略紅腫。

“你沒事吧?”于小魚見狀,急忙上期扶住皇甫冀。

皇甫冀緊閉著雙眼,虛弱的吐出一句狠話:“于小魚,我記住你了!”然后,徹底昏了過去。

于小魚好一番折騰,才將皇甫冀扶到自己的房間,讓他躺在自己的床上。

安頓好皇甫冀,于小魚累的幾乎虛脫。

人家都說天上掉餡餅,為毛她是天上掉下來了大麻煩……

皇甫冀這一睡,直到吃晚飯的時候也沒醒來。

于小魚累壞了,也懶得做飯菜,直接煮了青菜面,熱乎乎的吃了一大碗,心情也好了許多。

于小魚從小如此,有著強大的自愈能力。

從出生就不知道父親是誰,只有母親,她也依舊快快樂樂的長大。

十三歲,一直相依為命的母親,忽然對她說,我走了,小魚。

然后就頭也不回的走了,連叮囑她好好生活都沒有,只留下一張卡。

從那之后,小魚再也沒有見過母親,漸漸的母親就成了一個代名詞,一個對過去美好回憶的代名詞。

十三歲,她學會了自己洗衣服做飯,自己照顧自己,自己學習。

習慣了一個人生活,習慣了每一次家長會沒人參加,習慣了同學們怪異的目光。

那張卡,每年都會有一筆巨款轉過來,很多,夠她吃吃喝喝玩玩樂樂的,但于小魚除了必要的生活費,從不多拿,放著吧,以備不時之需。

這座小院子,是外婆留給小魚媽媽的,小魚媽媽走了,自然就成了小魚的所有物。

小魚喜歡這個安靜的小村落,每年的假期,她都會在這里度過。

這個習慣一直延續了許多年,即使自己現在已經上了大學。

沒人愛自己沒關系,至少還有自己是愛自己的,于小魚每每都這樣的安慰自己。

不知不覺就長大了。

吃過面,看著霸占自己床的男人,小魚無奈的嘆了一聲,萬一這位大爺,一不小魂歸西天,自己可咋辦。

伸手一摸!

艾瑪,燙手!

皇甫冀……發燒了!

于小魚急的團團轉,怎么辦?怎么辦?不能去藥店,那里有人守著……

酒!對了!家里有米酒!

于小魚顧不了許多,到廚房,倒了一碗米酒。

小時候,自己發燒的時候,外婆總會給自己擦身,擦了個幾遍,溫度就會降下來。

酒碗擺在床頭,于小魚略微犯難。

他是男人。

自己的是女人。

脫他的衣服……會不會不太好……

萬一他要自己負責怎么辦?

呸!

于小魚想什么呢!

救人要緊。

上衣本來就剪破了,下身的西褲,也遭了秧,脫下來是不可能的,于是于小魚又一次發揮了自己強大的創造力,直接用剪子,剪碎了他的褲子……

只留了一條底褲。

咳咳……

纖細的小手拿著毛巾在他的身上,自上而下,認真搓著。

本就滾燙的身體,溫度忽然又升高了些,于小魚正在惆悵,忽然皇甫冀猛地睜開眼睛。

“呀……”于小魚驚了一跳。

“!”

皇甫冀一個用力,扯住她的胳膊,直接將她拉上了床,壓在身下。

“你干嘛!放開我,放開!唔……”于小魚的小手用力的捶打著皇甫冀的胸口。

而他。

專注的吻著她的唇。

不受控制。

他在遇襲之前,被人在酒中下了藥,本來就吃不消,加上于小魚別樣的降溫方式,直接將心底的那團火,徹底的夠了起來。

“唔,放……放開……”于小魚奮力掙扎,完全傻眼了,大腦一片空白,只有一個逃走的念頭!

“別動!”低沉暗啞的聲音自上傳來。

于小魚馬上噤聲,一動也不敢再動。

空氣中,只剩下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許久,于小魚幾乎被壓得喘不上氣來,“那,那個……皇甫冀……”

上面的人,完全沒反應。

“不會死了吧?”于小魚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你死了我也不會死!”皇甫冀忽然出聲,于小魚急忙縮回自己的小手,本能的心虛。

哪里有些不對勁呢?

明明是自己被非禮了,為毛要底氣不足?

“你放開我!”于小魚鼓足勇氣,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心里鄙視了自己N+1回。

“不想我繼續,就乖乖的別動。”

于是,于小魚,乖乖的沒敢動……

 

第5章 后門在那邊

于是,于小魚,乖乖的沒敢動……

---------------------------

一夜,于小魚被這個剛見過一次面的男人抱了一夜。

上半夜,她還緊張的瞪大了眼睛,下半夜,終于疲憊戰勝了一切,窩在皇甫冀的懷里睡著了。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進房間。

皇甫冀緩緩的睜開的雙眼,渾身虛脫般無力,疲憊不堪,全身的骨頭像散了一樣,痛。

察覺到身旁有陌生氣息,警惕的蹙眉觀察。

低頭看見趴在自己懷里,一只腿還掛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的于小魚時,眸底閃過一絲驚訝。

隨后,眉眼之間涌上一絲暖流。

這女人,叫于小魚是嗎?

于小魚,于小魚!

有趣的女人!

“唔!”于小魚低嚀一聲,皺著眉睜開眼。

昨晚太緊張,睡得腰酸背痛!

她慵懶的睜開雙眼,對上一雙狹長的眸子。

“!”于小魚刷的坐起身,跳下了床。

“我昨晚發燒了。

”皇甫冀先開口。

于小魚抬眸,點點頭。

“所以你用酒給我降溫。

”皇甫冀唇角勾起一絲笑意,低著頭的于小魚未曾發現。

“恩。

”又點了點頭。

“所以你剪碎了我的褲子。

”聲音中的帶著濃重的笑意。

于小魚猛地抬起頭,“我,沒有……”

皇甫冀目光落在地上自己破碎的西裝褲上,意味深長笑了笑。

“我,我沒想對你,對你那個的……”于小魚語無倫次的解釋著。

奈何。

“哪個?”皇甫冀擺明了裝糊涂。

于小魚恨不得一巴掌拍過去,不對,是,是自己吃虧了……小臉紅透了,眸子升上一層霧氣。

“你,你欺負人!”

“我告訴過你,我被下藥了,你這么摸我,我怎么受得了?”皇甫冀一臉的理直氣壯。

“你!”某女再次氣結。

這男人,太混蛋了!

咕嚕。

“我餓了,去做飯。

”某大爺,開口吩咐道,靠在床鋪上,蓋著薄毯,胸前趴著白色紗布蝴蝶結,真真是說不出的違和……

于小魚認命的去廚房做飯。

禍從天降,不過如此。

考慮到皇甫冀的傷勢,于小魚煮了一鍋小米粥,四個爽口小菜。

一連吃了三碗粥,四個小菜,盤盤空。

于小魚忍不住嘴角一抽,大哥,你真的是傳說中的總裁大人嗎?說好的高貴冷艷在哪里?

“味道不錯。”

最后皇甫冀很給面子的夸了一句。

于小魚假假的一笑,端著空盤子碗子出了房間。

皇甫冀的目光始終跟著她的身影,小小的模樣,心里暖暖的。

早上的時間,就這么過去了。

“皇甫大人,您看,您傷勢也穩定了,飯也吃了,是不是,可以……啊……了?”于小魚滿臉堆笑,殷切的問道。

皇甫冀看到于小魚臉上綻放的笑,怔愣,隨即別開視線。

“后門在那邊!”于小魚指著后院生銹的鐵門,笑的無害。

皇甫冀看著身側的扮豬吃老虎的女孩,略有血色的臉勾起了難得一見,打趣的笑意,“我的褲子,被你剪成那樣,我怎么走?”

“啊……”反駁的話戛然而止,想起薄毯下面皇甫冀完美的身材,以及昨天的熱吻,臉頰發燙。

她轉身,快步跑進屋內,翻出一身運動服。

皇甫冀看著她拿過來的男人的衣服,臉色瞬間陰沉。

“哪里來的?”

“以前,我們班郊游的時候,來這邊的同學,忘在這的,便宜你了。

”于小魚沒多想,開口就答。

皇甫冀的臉色緩和了一些,“我不穿別人穿過的衣服。”

納尼!

您這是逃難,還是度假?

“我去哪里給你找新衣服嘛!”于小魚氣鼓鼓的坐在凳子上。

“我的東西呢?”皇甫冀忽然開口問道。

“什么東西?”于小魚抬頭,無辜的看著他。

皇甫冀無語,偏偏想發脾氣,發不出來。

“哦,你等著……”于小魚終于想起那只被自己扔進水箱的手槍,一路小跑。

看著水漬斑斑的手槍。

皇甫冀真的很想咬人!

“誰告訴你,手槍可以放在水箱里的?”兩排潔白的牙齒相互不善的摩擦,發出吱吱的聲音,氣的不輕……

“那個,電影里不都是這么演的嘛……”某女低著頭,無辜的嘀咕了一句。

皇甫冀,差點一口血染紅一片天。

“手機給我!”費了好大的耐力,才把那種殺人的沖動壓了下去。

“好!”于小魚的眸子里閃過興奮兩個大字,這是要走了嗎?準備聯系他的人,來把他接走……

于小魚很殷勤的遞上了自己的山寨手機。

皇甫冀接過手機,將于小魚臉上的期盼光芒盡收眼底,冷笑出聲。

他迅速的撥通一組號碼,很快接通。

 

 

第6章 不走了

房間很靜,站在床邊的于小魚能清楚聽見電話里傳來的聲音。

“誰?”很不耐煩的問道。

皇甫冀:“我!”

那邊隨即一陣哀嚎及驚喜的叫聲傳來:“冀哥?謝天謝地,你沒事兒太好了好。

真是讓我們好找,最后只找到了你的手機,我們還以為你被海水沖走了,要不就是喂了鯊魚,正準備給你做一個衣冠冢……”

“閉嘴,那邊情況怎么樣了?”皇甫冀粗暴的打斷了那邊的‘哭訴’,抬眼看了看正忍著笑的于小魚。

“Dave那邊派過來的人,以及這邊的奸細,都被我們悉數解決了。

”電話里終于傳來了一個正常男人的說話聲。

于小魚正想,是不是自己不該在這,轉身,身后卻傳來皇甫冀慢悠悠的聲音。

“干的不錯,嗯,不用來找我,傷養好了我會自行回去!”

聞言,于小魚怔住。

納尼,這男人的意思是,不走了?

“咣當”一聲,是于小魚絆了一下旁邊的桌子,險些摔在地上。

皇甫冀輕笑出聲,掛斷了電話。

“于小魚,你的手機!”

于小魚踉蹌著走回來,眼睛絲毫不掩飾憤怒,“皇甫冀,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傷養好了你自行回去?你不是說你會離開的嗎……”

“嗯,是會離開,傷好了,自然會離開。

這里空氣清新,環境幽靜,你的廚藝也不錯,很適合養傷。

”皇甫冀淡淡的看著于小魚,語氣中是不容置疑的堅定。

于小魚撫撫額頭,誰能告訴她,總裁這種東西不是應該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嗎,為毛,自己遇見了一只無賴!

“中午糖醋排骨,京醬肉絲,蒜薹炒肉,百合西芹!”

“晚上熬點冬瓜排骨湯,燉個西紅柿牛腩!”

“明天早上繼續做小米粥,和那個白醋蘿卜。”

“下午出去,給我買幾身換洗的衣服,要棉質的,淺色調。”

皇甫冀分分鐘進入角色,于小魚家的一家之主。

于小魚果斷暴走,“皇甫冀,你不要太過分,不做,一樣都不做!”

皇甫冀眼看于小魚憤怒暴走,唇畔勾起詭異的弧度。

“既然你不愿意做飯,那不如做點別的。

”說話間一把抓住于小魚的胳膊,往床上一帶。

“!”于小魚自認為自己功夫還算不錯,好歹也練過幾年跆拳道,怎么在他面前就完全使不出勁?

又一次被壓在他的身下,熟悉的溫度傳來,臉色發燙。

“飯!我做!”于小魚想都沒想,馬上繳械投降。

“做啊……做什么……”皇甫冀,看著紅到耳根的于小魚,輕輕地吐著氣。

似是被一股小電流擊過,又酥又麻。

“做,做飯……”

“哈哈!”皇甫冀,一翻身,于小魚咣當掉在了地上,狼狽不堪。

嗚嗚,于小魚抓狂。

爬起來就往廚房跑,惹不起這位大爺,咱還躲不起嘛……

嘶,皇甫冀輕按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真是樂極生悲,紗布隱隱的滲出血來。

“于小魚,過來先給我換藥。”

于小魚又一次屁顛屁顛的跑了回來,看著某大爺胸口堅實的肌肉,還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果然秀色可餐!

“雖然我受了傷,若是你有需要,我還是可以勉為其難的……”皇甫冀看著對自己胸肌差點流口水的某女,淡淡的說道。

咳咳,大哥,你這么淡定你媽知道嗎?

于小魚別開自己的目光,利落的解開紗布,看見上面紅點斑斑,哦,叫你使壞,活該了吧!

她那點小心思,自然躲不過皇甫冀的目光。

唇角慢慢的勾起一絲溫暖的笑意。

包扎妥當之后,于小魚乖乖地做飯去了。

糖醋排骨,外酥里內,百合西芹,爽口清脆,吃的皇甫冀連連點頭。

伺候這位大爺,躺下睡午覺之后,于小魚悲催的出門,坐半個小時的渡輪,到隔壁的S縣,購物。

包包里帶著皇甫冀塞給她的卡。

密碼竟然就是654321,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幾十萬還算是小錢,于小魚心里涌上來一些小小的仇富念頭。

漬漬,正在感嘆著,已經到了S縣最大的商場。

女人都是天生的購物狂人。

不過一個人買男裝還是第一次。

淺色調的,舒服的,棉質的,要求簡單明了,于小魚轉了兩圈,買了四套休閑服,兩身睡衣。

咳咳,還要買底褲。

于小魚懊惱,怎么沒問一嘴,休閑的衣服知道身高就可以買,這個……

算了拿起來看吧,反正自己也看過……

貌似哪里不對,于小魚,臉色微紅。

選了三種不同的顏色,各買了四條,淺色調,符合那位大哥的喜好。

剛剛結完賬,轉身,迎面走來兩個熟悉的身影。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江苏快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