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小說《耀世小毒妃》韓蕓汐龍非夜全文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完結小說《耀世小毒妃》韓蕓汐龍非夜全文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耀世小毒妃

時間:耀世小毒妃作者:芥沫來源:zsy

《耀世小毒妃》韓蕓汐龍非夜完結小說全文免費章節在線閱讀耀世小毒妃by作者芥沫寫的一本zsy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她是醫學世家最卑微的廢材丑女,人人可欺;他卻是天寧國最尊貴的王,萬眾擁戴,權傾天下!大婚之日,花轎臨門,秦王府大門緊閉,丟出一句“明日再來”。她孤身一人,踩著自尊一步一步踏入王府大門……殊不知:廢材丑女實為貌美天才毒醫!新婚夜救刺客,她治完傷又保證:“大哥,你趕緊走吧,我不會揭發你的!闭l知刺客卻道:“洞房花燭夜,你要本王去哪里?...

完結小說《耀世小毒妃》韓蕓汐龍非夜全文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第12章 聰明的威脅

“哐當!”

韓蕓汐手里的燈籠再次掉落,震驚得臉色都白了。

洞房花燭夜?本王?

這家伙要表達什么呀?

龍非夜起身來,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她一眼,便同她檫肩而過,徑自朝臥房里走去,儼然就是這屋子的主人。

半晌,韓蕓汐追了進去,“你……你就是龍非夜?”

“放肆!”龍非夜冷聲,這個世界上還沒幾個人敢直呼他的名諱。

他匆忙回來,并不知道韓蕓汐會被送到這里來,這里可是他私密之地。

韓蕓汐雖然不可思議,卻還是肯定了這家伙的身份,忍不住暗罵自己糊涂,哪有刺客不戴蒙面的,哪有刺客有他這等王者氣場的呀?

韓蕓汐懊惱至極,事情麻煩了,這家伙體內還殘留毒素呢,這種毒素哪怕殘留一點點,也是有致命的可能的。

這家伙是王,萬一不幸死了,她豈不得殉葬?

“你真的是韓蕓汐?”龍非夜冰冷的眼睛似乎能將她看穿。

這個女人身上有太多疑點了,這個世界上想殺他的數不勝數,他身旁并非沒有臥底細作過,只是,如果這個女人是臥底的話,剛剛他早就沒命了。

韓蕓汐一臉郁悶,任由他看,心想這家伙再怎么看也看不出她穿越這個真相來吧。

“回答本王的問題。

”龍非夜命令道。

韓蕓汐嘆了口氣,走過去靠在柱子上,“秦王,這個問題不重要。

現在重要的是,你身上的毒……其實還沒完全解完。”

“你說什么?”龍非夜驚了。

“你體內還殘留一部分毒素是金針排不出來的,必須用藥物吸收,我手上沒那種藥。

不信的話,你深呼吸一下,看看心下兩寸位置是不是會刺疼。

”韓蕓汐認真說。

龍非夜一深呼吸,那位置就真疼了,這剎那,他眸中閃過了一抹殺意,“你的膽子果然不小。”

“秦王此言差矣。

我當你是刺客你還不表明身份,我就算殺了你也是你活該。

”韓蕓汐辯解道。

活該?

龍非夜冰冷的視線直逼韓蕓汐的眼睛,可是韓蕓汐并不害怕,坦蕩蕩任由他看。

這個女人有膽量。

龍非夜眼底掠過一抹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欣賞,冷冷道,“現在你知道了。

缺什么藥該說了吧?”

韓蕓汐狐疑著,這家伙干了什么見不光的事情,受傷中毒都沒找御醫,但到是先躲到這里來了,看樣子,他的傷是不能公開的嘍。

雖然趁火打劫有悖于韓蕓汐的行醫原則,但是,攸關她婚后生活質量的事情,她必須好好考慮。

所有人都知道,她就算進得了秦王府的大門,也未必過得下去,她當然也是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她得有所依靠,最強大的依靠當然是秦王府一家之主,天寧皇族位高權重的秦王龍非夜了。

韓蕓汐露出狡黠的笑容,“秦王殿下,其實呢……我現在給你用的藥還是可以保證十天之內毒性不發作的。”

“所以呢?”龍非夜仍舊盯著她看,那雙冷眸深得滲人。

韓蕓汐一副又無辜,又膽怯的模樣,可憐兮兮道,“明日請太妃吃茶,進宮請安,不知道殿下能否陪同?”

婚后第一日,新娘子要請長輩茶的,只要這家伙明日愿意跟她一起去,便說明他是認可她這個王妃,有他的認可,日后她會少很多麻煩。

“如果本王不樂意呢?”龍非夜冷冷問道。

韓蕓汐低著頭,很無辜,“王爺中的毒其實也不是什么罕見的毒,隨便尋個太醫來也是治得了的。”

“呵,你很聰明!”如果能找太醫,龍非夜何必在這里浪費時間,這個女人又在委婉地威脅他了。

韓蕓汐笑得很好看,“謝謝殿下夸獎。”

龍非夜不由得蹙眉,有種拿她沒辦法的感覺,也不知道他想什么呢,半晌邊揮了揮手,“管好你的嘴巴,退下吧。”

韓蕓汐大喜,事情成了!

“是,多謝秦王殿下。

”她興奮地退出臥房,還勤快地替龍非夜放下垂簾。

只是,當她一轉身面對一片黑暗時,才意識到今夜是洞房花燭夜呀,她要退出去哪里?

 

第13章 落紅白帕

這一夜,韓蕓汐在書房窩了一夜,幸好天氣不是很冷,還熬得住,翌日醒來時候,龍非夜已經不在臥房。

那件事他不會食言吧?他昨夜似乎也沒有正面回答,韓蕓汐不安起來,急急沖出去。

誰知,龍非夜就在外頭的花園里喝茶,見她神色慌張的開門出來,再見她衣衫凌亂,頭發蓬亂,連鞋都沒穿,他很厭惡,不悅道,“給你半個時辰,收拾好了再出來!”

“是,保證不給殿下丟臉。

”韓蕓汐笑得特狗腿,急急又關上門。

半個時辰收拾,都足夠她在溫泉池里泡會兒了。

只是,很快,韓蕓汐就發現她想得太美好了,古人的發型好復雜,她不會整啊,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把昨日的發髻松開,無奈之下,她只能梳個韓式公主頭,拔了三七分斜劉海。

想尋個發飾點綴下,可惜,陪嫁來的首飾都是次品,韓蕓汐很清楚,這種東西一戴出去,丟的不僅是自己的臉,更是秦王府的臉。

罷了,反正她也戴不好,索性就都不戴了。

韓蕓汐幾乎是踩著時間點打開大門的,一襲很有垂感的冰藍色連衣長裙,襯得白皙的肌膚越發水靈,簡單的發型和這身衣裳相宜得章,雖然沒有什么名貴首飾增色,卻反倒顯得清麗脫俗,令人眼前一亮。

美人,其實并不需要多余的裝飾,簡單就是最美。

“收拾好了,請殿下驗收。

”韓蕓汐的心情不錯。

龍非夜看了她許久,隨后一言不吭,起身就走。

“小氣鬼,說句話會死?”韓蕓汐嘀咕著,快步跟上,她并不知道,龍非夜看女人,從來不會朝過三秒。

龍非夜在前,韓蕓汐跟在后面,自覺同他保持一步的距離,昨天進來的時候蓋喜帕沒看清楚,現在才發現這個芙蓉院花花草草,人工溪流和竹林,幽靜雅致,像個隱居之地。

基本一路上都沒見到下人,直到到了院子大門口,總算見著了個老嬤嬤,見那穿著便知道是宜太妃貼身的人。

老嬤嬤看到龍非夜明顯很吃驚,愣了下才連忙欠身行禮,“老奴給秦王殿下請問。”

龍非夜沒理睬,徑自往前走,韓蕓汐雖然頂著個王妃的名號,卻并不指望有人給她行禮,她學龍非夜,旁若無人走出去。

只是,老嬤嬤卻攔住她,聲音刻板,“王妃娘娘,照例,太妃得檢查落紅帕,還要送入宮中給太后娘娘查看。”

落紅帕,這是洞房花燭夜檢查新娘子是否為處子的東西,并非每個女子初夜都會見紅,這東西害死多少清白的女子呀!

韓蕓汐如果交不出這東西,要么得承認洞房花燭夜獨守空房,要么就得承認自己不是處子。

前者會讓她被所有人恥笑,沒臉立足,后者則直接是死罪,甚至會牽連整個韓家。

一入宮門深似海,步步為營步步險,才嫁進來第一天清晨,麻煩就不小。

昨夜她連床都沒睡上,哪來的落紅帕呀。

“王妃娘娘,請把東西交給老奴。

”老嬤嬤催促。

看著龍非夜不為所動的背影,韓蕓汐糾結了下,橫豎都是麻煩,好吧,豁出去了!

于是,她低著頭,故作羞澀地問,“殿下,東西在你那吧?”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江苏快三走势 pc蛋蛋牛人挂机模式 pk10手机投注网站 河北福彩快3开奖号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下截 澳洲快乐8开奖数据 十分快三开奖查询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走势 新疆11选5开奖 排列五预测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