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棄女絕色馭獸妃)(沐云槿楚厲)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

(神醫棄女絕色馭獸妃)(沐云槿楚厲)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

神醫棄女絕色馭獸妃

時間:神醫棄女絕色馭獸妃作者:元熙來源:zsy

(神醫棄女絕色馭獸妃)主角(沐云槿楚厲)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版章節,神醫棄女絕色馭獸妃是作者元熙寫的一本穿越重生熱門小說:她是丞相府最愚鈍草包的小姐,人人欺侮;他是當朝最尊貴冷酷的皇子,驚才絕艷!一道賜婚圣旨,她裝傻充愣各種拒絕,他霸道應下強勢迎娶……眾人恥笑,卻不知:草包蛻變,廢柴變天才;楹笥鎏蟛榉,兩人配合,演出一場鴛鴦戲水,結束后,她笑:“表演完畢,王爺請回!彼p笑:“既然來了,本王就不打算走了!...

《神醫棄女絕色馭獸妃》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4章 沐家的恥辱

“混賬東西,誰允許你出門的!”

----------------

一道渾厚的男聲忽的在身后響起,連帶著沐云槿都是一愣,一邊暗罵自己不注意周圍的動靜,一邊又緩緩的轉過身。

許是那道聲音確實很大,剛才在院子里的沐靈珠以及中年女子此時都走出了院門。

沐靈珠一見到院門口的場景,不著痕跡的笑了笑,隨后朝院門口的人撫了撫身,“父親,姐姐。”

一聽父親這個稱呼,沐云槿眼皮動了動,隨后也裝模作樣的撫了撫身。

“跪下!”沐相瞪了眼站在面前的沐云槿,所有的不悅都寫在了臉上。

沐家在整個西元國內,可謂算是名門望族,沐家出來的人,代代下來,皆乃人中龍鳳。

可到了這一代,偏偏出了沐云槿這么個草包,平日里膽小懦怯,話語單薄,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活生生的將沐家所有的名望拉低了一個檔次,實乃沐家最大的一個污點。

所以,沐相每每看到沐云槿,總有一種對不起列祖列宗的感覺。

哪怕她長了一張天人的容顏,在沐相看來,沒點真材實料,依舊只是徒勞。

另一旁,沐靈珠身旁的大夫人蘇碧青也開了口,“云槿,沒你父親的命令,你怎敢私自出拾花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沐云槿聽聞,唇角微微勾起,直接無視了沐相的話,將視線對上了大夫人蘇碧青,“不過是出來散散步,母親這個不知天高地厚,似乎是言重了。”

“你……”蘇碧青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完全沒有想過沐云槿敢頂撞她。

一旁,沐相看著眼前這一幕,頓時怒吼,“逆女,敢頂撞你母親,給我跪下!”

再次聽到沐相的聲音,沐云槿面上始終含著一抹淡笑,看來這沐相還真的很討厭沐云槿,見了面不過說了三句話,每句話都充滿著怒氣,如今更是連逆女這種詞眼都罵出來了。

沐云槿啊沐云槿,你可真夠憋屈的。

“不跪當如何?”沐云槿微微揚起下巴,視線直勾勾的對上沐相已經怒紅的雙眼。

沐云槿的話,讓面前三人皆是一怔,萬般沒有想到剛剛那話竟然是從沐云槿的口中說出來的。

尤其是沐相,看慣了平時里膽小如鼠的沐云槿,如今再聽她說出這話,一瞬間覺得自己的威嚴被人頂撞了,怒意更甚,抬起手便準備劈頭蓋臉朝沐云槿打上去。

在沐相落手之前,沐云槿身形往后退了一步,穩穩的躲避了沐相揮來的手。

看著面前的場景,沐靈珠捂嘴一笑,隨后又對著沐云槿淡淡開口,“姐姐,就算你即將嫁入六皇子府,是未來的六皇子妃。

但你現在未出閣,父親母親養你那么多年,理應還是要敬重父母的。”

聽到沐靈珠的話,沐云槿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心中思忖,這沐靈珠果然是有兩把刷子的,短短幾句話,便將她說成了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我當你今日哪來的膽子,又是私自出閣,又是頂撞我與你父親,原來是自以為要當六皇子妃了。

”蘇碧青開口說道,眼眸內流露出一股不屑。

頓了頓,蘇碧青瞟了眼沐云槿,又看了眼沐相,微微開口,“老爺,你也看到了,云槿這丫頭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若不然,明日我進宮一趟,將今日之事如實稟告給秦太妃,請秦太妃取消此次聯姻,或者換一人吧?”

沐相聽到蘇碧青的話,緊皺著眉,隨后還是點了點頭,贊同了蘇碧青的話。

沐云槿看著面前這一家三口在她面前一唱一和的,實在是忍不住想要給他們澆盆冷水上去。

于是,只聽沐云槿涼颼颼的開口,“既然如此的話,那明日我便與母親一起去見秦太妃吧。”

“正好許多事情,我也想找秦太妃好好說說。”

“比如,秦太妃并不知道我在府中常年被禁足的事情,父親一直在欺瞞秦太妃此事……”

 

第5章 蟬聯三年魁首

接下來,沐云槿滿意的看著面前的三人眼中露出的錯愕,隱忍著笑意,眸間卻是泛著寒意,等待下文。

沐靈珠咬著唇,心中思忖著這兩天沐云槿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竟然如此性情大變,連父親都敢頂撞了。

剛想開口,一旁的蘇碧青拉了拉她的衣袖,遞了個眼色給她,示意她不要說話。

沐相很快回過神來,望著沐云槿的眼神里,甚至閃過一絲的殺意,許是怒火已經燒到頭頂,沐相當即大喝一聲,“來人!將這逆女綁起來,今日定要抽她幾十鞭子,讓她嘗嘗沐家家法的滋味!”

正當幾個家仆出現,想要綁住沐云槿時,一道聲音摻雜了進來,“老爺,夫人,秦太妃身邊的屈嬤嬤來府里了。”

一聽是秦太妃身邊的人,沐相蘇碧青等人神色一變,瞟了眼站在一側的沐云槿,隨后還是大步朝著相府前廳而去。

前廳里,一個一身宮裝的老嬤站在那里,見到沐相和蘇碧青的身影后,朝兩人撫了撫身。

“屈嬤嬤不必多禮,賜座。

”沐相坐到主位,伸手指了指一側的位置。

屈嬤嬤搖搖頭,笑了笑,“老奴今日來,是奉了太妃娘娘的口諭,三日后辰時宣沐三小姐以及沐四小姐進宮的。”

“也宣了靈珠?”蘇碧青一聽沐四小姐這個稱呼,眼前一亮。

屈嬤嬤點了點頭,“老奴已經傳上了口諭,三日后還請兩位小姐做好準備。”

……

屈嬤嬤離開后,沐云槿看著沐相氣的鐵青的臉,微微勾了勾唇角,心中暗嘆這屈嬤嬤來的可真是時候。

三日后就要進宮去見太妃,諒這沐相大人也不敢在此時對她施以家法,否則到時候滿身傷疤,這沐相也討不到好。

沐靈珠站在一側,看著沐云槿面上含著的笑,手指微微的攥緊,想要開口,卻又再度被蘇碧青阻止。

蘇碧青斜睨了一眼沐靈珠,笑道,“珠兒,明日又是咱們蝶花城一年一度的斗文大賽了,想必又有眾多文人雅士聚集在此,你這個蟬聯了三年的頭號文士,今年也不要讓父親和母親失望。”

蘇碧青話落,又掃了眼沐相和沐云槿。

沐相一聽斗文大賽,面色才稍稍緩和一些,瞥到還站在大廳內的沐云槿后,冷哼一聲,“你還站在這里干什么,還不快滾回你的拾花閣!”

沐云槿也不還嘴,撇了撇嘴后,便走出了大廳。

回到拾花閣時,便見紫香站在門外,一臉的急切,見到沐云槿的身影后,紫香立即咧嘴一笑,跑了過去。

“小姐,你終于回來了。”

沐云槿伸手戳了戳紫香的額頭,笑道,“瞧你滿頭大汗的,慌什么!”

沐云槿笑說著,往里走去。

踏進里屋后,紫香幫沐云槿倒了杯水,沐云槿喝了口水后,開口問道,“那個蝶花城的斗文大賽,有什么名堂?”

“斗文大賽,是每年蝶花城百姓們,最期盼的比賽了。

因為每年的出題者,都是當今皇上。

所以許多文人,都想借此比賽,得到皇上的賞識。”

“咱們府的四小姐,自從三年前第一次參加這比賽后,一直蟬聯著魁首,因此也給咱們沐府增添了不少的光彩呢。”

紫香說的眉飛色舞,說完最后一句話后,下意識的捂住了嘴,瞟了眼沐云槿的表情。

沐云槿卻垂眸聽著紫香的話,壓根沒往心里去。

半晌,沐云槿又喝了口茶,勾起唇角,“既然這比賽這么有趣,那么明日我無論如何也要去見見世面了。”

“小姐,你……”紫香瞪大眼,有些不敢說下去。

沐云槿挑眉,“眼睛瞪這么大做什么?嚇到你了?”

紫香點點頭。

沐云槿含笑,逗趣的看了眼紫香,“你呀,膽子小可不是件好事情。

 

第6章 因為我討厭她

翌日一早。

“小姐,你真要去?”紫香皺著眉頭,緊緊的攥著手里的一件衣裙。

沐云槿睨了眼紫香,伸手將紫香手里的衣裙拽了過來,隨后慢條斯理的穿戴好,“對啊,我要去瞧瞧熱鬧。”

“小姐,你就算真要去,你也要掩飾一下吧?”紫香看著沐云槿一席素雅裝扮,秀麗的面容完全顯露出來,有些的著急。

“沒事,往日我整天被禁足在這拾花閣里,哪有人會認得我。

”沐云槿話落,便推開了臥房的門,快速的走了出去。

紫香立即追了上去,出了沐云槿的臥房,可門外早已沒了沐云槿的身影。

……

沐云槿悄聲的從拾花閣一處石墻上翻身而下,動作輕快敏捷,沒有驚動府中任何一個護衛。

出了相府后,沐云槿從衣袖內抽出早已準備好的面紗,遮住容顏,抬步往不遠處熱鬧的繁華之地走去。

不一會兒,便走到了今日舉辦斗文大賽的賞文樓。

沐云槿在賞文樓前站了一會兒,一會會時間,進進出出不少人,嘴里還都念念叨叨的——

“林兄,我已兌換了銀兩,今年我還是押沐四小姐贏,去年我就翻倍贏回了不少呢。”

“那是自然,沐四小姐乃西元國第一才女,連贏了三屆,這一次定也會蟬聯。”

“……”

聽著對話,沐云槿心里知道了個大概,也跟著往賞文樓里走去。

踏進賞文樓里,中間擺放了一個打擂臺,擂臺旁邊已是黑壓壓的站滿了人群,沐云槿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后朝著押賭的地方走去。

走到押賭的地方,正站著一位中年男子,見到沐云槿的身影后,笑瞇瞇的看著她,“姑娘面生,想必是第一次來觀摩這斗文大賽吧?”

沐云槿點點頭,沒有說話。

那中年男子繼續笑著開口,指了指面前的兩個賭盆,“你瞧這兩個盆里,代表沐四小姐的,里面的銀子已經滿的快裝不下了。

這另一個盆里,現在還空空如也。”

“姑娘頭一次來,若要押寶的話,作為過來人還是建議你押這個。

”中年男子指了指裝滿銀兩的盆開口道。

沐云槿聽聞,勾唇一笑,一雙鳳眸里閃過一絲的輕蔑,隨后想也沒想,解下腰間的荷包,整個扔進了那個空盆。

“咣當——”一聲,銀兩砸進空盆,發出了不小的聲音,引得一旁多人圍觀。

“姑娘這是不信我的話?”中年男子見此情景,收斂起笑意,有些的不悅。

沐云槿嘴角一勾,環抱著雙臂,無比平靜的開口,“不是不信你,是我覺得沐靈珠今日,贏不了。”

“切,無知婦孺,一會有你哭的。

”中年男子咋舌了一聲,扭過頭去,再也不愿與沐云槿說話。

沐云槿的舉動,讓許多人對她看了又看,由于沐云槿遮著面容,大多數人皆聽了中年男子的話,把沐云槿當成了無知婦孺一類的人。

……

此時二樓包廂內,一個紫衣華服的身影坐在那里,視線淡淡的落在底下沐云槿的身上,透閃著不明意味的精光,眉宇間有些深思。

“丁羨,你說本皇子該押誰?”

叫丁羨的男子被點名后,立即彎下腰,“殿下今日遲遲未押注,想必也有其他想法。”

樓底下,沐云槿抱著雙臂來回閑逛,隱隱中總覺得有一雙眼盯著自己,讓她渾身不舒服。

驀地,沐云槿停下腳步,猛地抬眸往二樓的方向看去,恰好與那雙如鷹般的眼眸對上,兩道視線交接,沐云槿竟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看夠了沒有?”沐云槿率先回過神來,微微挑眉,眼眸內毫無懼色。

此時大賽還未開始,樓底下鬧成一團,沐云槿并不確定自己的話,究竟樓上那人能不能聽見。

“若說沒看夠呢?”樓上傳來聲音,帶著一絲冷意。

沐云槿聽到回聲,瞇起眼眸,隨后便抬步便朝二樓的方向走去。

沐云槿剛踏入二樓最后一個臺階,便見紫衣男子坐在那里,僅僅一個側臉,便讓沐云槿想到風華瀲滟這個詞。

紫衣男子的身側站了一個護衛模樣的男子。

但憑沐云槿多年的反恐經驗,感知到了在這四周還暗藏了不少的氣息。

眼前這紫衣男子,看來不是個簡單之人。

“不敢靠近我?”紫衣男子見沐云槿站在樓梯邊緣遲遲不動,微微開口,眼眸深邃無底。

沐云槿淡笑搖頭,緩步走了過去,不客氣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往樓底下看了眼,隨后驚呼一聲,“哇,你這位置真不錯,能將底下看的清清楚楚的。”

一旁的丁羨見此,剛要上前阻止,便被紫衣男子一個眼神制止,隨后只好站在原地,頓了頓開口,“這位姑娘,你剛才為什么不押沐四小姐今日會贏?”

“我干嘛要押她贏?”沐云槿反問。

羨一愣,看了眼紫衣男子,卻見他正淡淡的品著茶,似乎根本不再聽他和沐云槿說話。

于是又問,“沐四小姐贏了三屆,這第四屆,勝算也很大。”

“她今日不會贏的。

”沐云槿望著底下擂臺方向,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篤定的笑容。

“為何?”丁羨好奇開口。

沐云槿一笑,瞟了眼丁羨,“因為我討厭她。”

丁羨徹底對沐云槿無語,閉上嘴巴,不再與沐云槿說話。

“丁羨,去押吧。

”此時,一直沉默的紫衣男子目光一閃,淡淡的開了口。

丁羨一愣,卻也立即反應過來,往樓底下跑去。

不一會兒,底下再次傳來一道銀子掉進空盆的聲音,再度引得不少人圍觀駐足。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江苏快三走势